洪國川:他還只是嫌犯

最近,常見媒體通過面子書直播記者會或新聞現場,時而搖晃朦朧的鏡頭多在拍攝昏暗的馬路、空無一人的講台,不然就是無人卻自動打開的升降機。

讓人弔詭的是,明明直播畫面沒什麼東西好看,還是有上萬人同時在線看直播,由於等待時間太久,記者被逼開始自言自語,連手機要充電、陌生人走過、手滑導致畫面晃一下,也要解釋一番。觀眾不停留言,要求記者多講幾句話,要不然把手機鏡頭轉過來,看看記者長得怎樣,到底觀眾是熱衷於追蹤時事,還是只想看俏麗的女記者?或許他們想看的是「媒體公審」,特別是警方前往前首相納吉的住所或去相關地點搜證,大家格外興奮,更直接一點就是欣賞血淋淋的「集體鞭屍」?律師公會主席喬治瓦魯斯就批評執法單位對外公佈在調查中被充公物品的視頻和照片,或未經適當授權下,分享調查中的訊息。他所指的是社交媒體瘋狂流傳,疑是不道德警員在納吉住家偷拍納吉夫婦在家中沙發上睡著的照片,也有警方充公證物的列表單等。喬治說得非常好,他認為警方洩密行為將影響調查工作,並可能嚴重破壞將嫌疑治罪和不符合公眾利益,更嚴重的是出現「媒體審判」的現象。大眾對納吉夫婦有負面印象是無可否認的事實,大家請記得,納吉只是一馬公司醜聞的嫌犯,還不是被定罪的被告。我們要緊記法律精神「在證明一個人有罪前,他都是無辜的」(Everyone is held to be innocent untilhe is provedguilty),警方內部洩露消息或者一些媒體誇大報導納吉擁有10億現金,都不是呈堂證據,可惜民眾看完這些訊息,心裡一早將納吉定罪。讓媒體審判定罪?武吉阿曼商業罪案調查局總監阿馬星也證實媒體揣測的證物價值,所有現金數額、金飾和被公佈出來的照片都是假的,因此大家所說的新聞自由包不包括報導錯誤或誇大報導?在改朝換代之前,人民期望所有執法單位展現高度專業的辦案手法和態度,不偏袒任何人或「非常重要的人物」,可是現在許多人卻以自己的狹隘觀點去看待案件,認定自己是正確的。外界有許多人批評喬治太仁慈對待罪犯,有人質問,如果喬治是受害者,他會希望警方也是仁慈對待加害者嗎?我們不如想像,如果我們自己涉及一宗罪案,你希望警方專業且低調地調查,好還你清白,還是警方在搜證過程,找到什麼證物都高調宣佈,讓媒體審判把你定罪?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發表於: 2018年5月28日

更多新聞請到臉書追蹤我們:我的分享平台